『蝠丑』纪念品 03

3. “想想办法!”睡衣男由于用尽了全力面目扭曲。 他和Bruce一起顶住紧急通道的铁门,在对面砸门的是一群被利益冲昏了脑子的白痴市民。 “我不杀人,更不杀无辜的人。” Bruce沉着地拒绝。 “那你就不能打晕他们吗!” “……对哦。” “卧槽你这傻子他妈的是Batman?我他妈还不如信了那个金鱼脑袋肌肉男!” …… 几分钟后,睡衣男环视了一下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的人,朝Bruce伸出了一只右手。 “我叫Arno,很高兴认识你,Batman。” Bruce没有动,只是仔细地打量着他。 Arno被正义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他干笑着。 “你不会记仇吧,兄弟。我只是说了句你傻……” “当然不会——” Bruce也伸出了右手,将一副手铐牢牢的扣在对方手腕上,然后伸手揭开了那个自称Arno的男人头上的面具。 这玩意儿显然透气性欠佳。那人草绿色的发丝湿且乱的黏在面颊上,同糊掉的口红一起在苍白瘦长的脸上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虽然商场灯光昏暗,但这些在Batman良好视力下清晰可见。 “——Joker。” 这场闹剧的幕后黑手亲自下场,可却被大蝙蝠提前拆穿。 被限制住行动的犯罪王子甜腻地笑着:“哇哦,你认出我来了,这可比你刚才表现的聪明。” “你失败后的任何言语都不可能激怒我。” Bruce不紧不慢地掏出手铐钥匙举到Joker面前,在Joker试图抢夺它的时候又突然把手臂举高。 Joker重心不稳地撞到了Bruce怀里,趴在坚硬的蝙蝠盔甲上翻白眼:“我知道了,你这就是记仇。” Bruce把钥匙收好:“我不是。” “你就是。” “不是。” “就是。” “不是。” “就是。” “幼稚对话到此为止吧,任何拖延时间的小花招都没有用,你手上的东西是特制的,别试了,没有钥匙打不开的。 另外,我不是。” Joker耸耸肩后退了一步。 “好吧好吧,你确实打乱了我一些计划,我本来还想作为Arno跟你好好玩玩,但现在我只能让你体验一下浓缩版……” 他将手举到Bruce眼前上下晃动,手铐在他挣扎出红色勒痕的手腕上咔吱作响。 “哈,我的名字叫Arno,外科医生,一个文明人,品格高尚。 我先幸灾乐祸地感到快乐,又对自己的快乐而感到不快乐,再对自己的快乐感到不快乐而快乐。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我不忍心看见动物尸体出现在眼前,所以我去超市买盒装的鸡胸。” Bruce没有理会他对道德和自我约束的嘲讽,一言不发的把他按在地上搜身,搜身未果之后冷静的发问。 “我耐心有限,现在告诉我,引爆器在哪?” “别那么粗鲁,跟我聊聊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Joker努力的做了一个投降的手势。“聊完我就告诉你。” 怎么认出你的? Bruce拽着Joker的衣领把他提到半空中:“你演技太差了,就像天花板上的死鱼一样突兀而且腥气扑鼻。” Joker眨巴眨巴眼睛,被悬到半空中的他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Batman,你在生气。奇怪,我做过那么多坏事你对我都冷得像块冰。为什么这次那么生气?” 他歪着脑袋,用手指点点嘴唇,装作思考的样子。 “我知道了,无论三千或者多少人,都伤不了你,你不在乎。你生气是因为虽然他们做不到,但还是飞蛾扑火一样想杀了你。在生命遇到危险时他们求你庇护,但在利益面前他们会随手把你丢弃。 虽然你说不在乎,但还是很伤心。哦,真可怜,要妈妈给你一个吻吗?” Bruce将Joker重重地扔了出去,这让他飞出去五六米并撞倒了半面墙。 “别忘了,那是你诱惑他们的结果,你是罪魁祸首。” Joker缓慢地坐了起来,他咳嗽了两声,抬手擦擦嘴角的血。 “诱惑?人每天都在经受诱惑,美味面包的香味儿,闪闪发光的戒指,工作时一旁的手机……咳,不是每个人都有一夜暴富的机会的,我只是把他们想要的摆在眼前,做出选择的是他们自己。” Bruce走过去用膝盖抵住Joker的胸口,右手捏住他的下巴:“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外科医生。你只是做了一个恶劣版斯坦福监狱实验,制造环境把他们变成了路西法。” 他的脸凑得很近:“外面仍有人在死亡,津巴多你满意了吗?” Joker头上的血已经沿着额头流到了睫毛上,他半闭着眼笑了一下:“被你揭穿了。” “但你得承认,从头到尾不想让你死的只有我一个。” Joker用那双碧绿的眼睛看着Batman。 穿着棕色毛绒熊睡衣的Joker在砖块砂砾中像个被人丢弃的玩具,这让Bruce想起了那张祝福他早日康复的卡片,上面画的也是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熊。 Bruce面无表情,他的右手放开了Joker的下巴,攥着拳头高高举起。 巨大声响后,摇摇欲坠的另外半面墙也倒了下来。 “我问你最后一次,引爆器在哪里?” 视线被血色模糊,但绿头发的疯子感觉不到疼,他嗤笑出声。 “你只有我。”
2017-09-16

『蝠丑』纪念品 02

2 虽然Joker已经将这个地区的信号和网络切断,但那对Bruce的高科技小玩意毫无阻碍。他只在屋顶蹲了几分钟就调取了大厅的监控录像。 令他不由得皱眉头的是,除了大厅的监控以外其他的都被毁了,就像光秃的树枝上只有一个饱满鲜艳的苹果等着他采摘,明明白白地宣告这里是个陷阱。 吊灯的炸裂给商场的天花板开了一个洞,冬夜的冷风摩擦着不规则的墙体断面往这个可恐的人类沙丁鱼罐头里灌——就在二十分钟前这个建筑虽然说已经稍微老旧但也算是曾经工业化哥谭象征,这一切的改变仅仅是因为Joker一段三分钟的广播和几个塑胶炸弹。 “这个疯子!” Bruce说得好像刚认识Joker一样,其实当初在阿卡姆的时候他就隐约预感到了这一天,那个表情丰富的“乖巧”病人,生动地告诉了他什么叫做无序与逻辑的完美结合。 时而温顺时而疯癫,也会眨巴着眼睛用哭腔装可怜,情感外露但那完全跟他内心的想法无关。这个合法神经病踩在制裁与逍遥法外的钢丝上,除了一次又一次把他抓进阿卡姆之外毫无办法。 Bruce一边勘察周围是否有危险物品,一边联络Gordon说明情况,他只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刻不容缓。 一切都确认无误后,他便裹挟着夜色纵身跳入了这栋大楼。 温控系统被毁,楼里的气温和外面相差无几,灭了一半以上的电灯只能起到照明作用,完全没有之前明亮。人一旦脱离舒适环境就很容易紧张,不安,猜忌。 那位脑袋上长绿毛的,一向喜欢制造恐怖气氛,在这方面经常表现得像个吹毛求疵的导演。 但是人们并没有因此上演电影里的血腥场面。经过一开始的慌乱之后,人们显然冷静了下来,他们并不随意走动,而是各种找地点隐蔽了起来。毕竟大家都是淳朴的哥谭市民,不到最后关头,他们不会真的去杀害他人。 Bruce在垂直墙面上蹬了一下,借力拿到了用胶布贴在高处的惊吓盒子。打开来看,里面有个可以遥控的炸弹。 Joker没有虚张声势,他确实可以让整座商场里的人一瞬间死亡。 Bruce随手将炸弹拆毁,抬头看着星罗密布的蓝色盒子。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拆掉所有炸弹是不可能的,他必须找到Joker。 而这时,那要了命的广播居然又响了起来。 “Hello,everybody~对,还是我。”Joker的声音在寂静的大楼里显得格外刺耳“鉴于现在这个游戏进入了僵局,我将提出新的条件。” Bruce隐隐感觉不对,立刻翻身下楼往二楼的广播室赶。 “游戏时间延长两个小时,现在这里有三千个人左右,如果最后活着的人不超过100个,我将给每个活着的人10万美元。杀人最多的那一位,拿着那些尸体的右耳来找我,我给你1000万美元。” “不论性别,年龄,职业,就算你是Batman……”Joker语气暧昧的停顿了一下“照样也可以参与。” “说到这儿,杀了Batman的人……”Joker咯咯的笑出来“我将给你我全部的身家。” Bruce一脚踹开了广播室的门,但是里面空无一人。 只有一只紫色的录音笔被架在话筒前面,笔盖夹了张白纸,上面用血红色的口红画了一个笑脸,还有两个单词:KISS YOU。 Bruce能想象到Joker说出这句话时候是怎样的神情。 Joker将嘴唇靠近笔身,轻轻呢喃着仿佛要在上面印下一个吻,声音温柔黏腻。 “Bat宝贝,小心点儿,现在我的一切都在你身上了,你可别死了。” 现在这里已经变成一个升级了的冒险地图。 人群聚集在中庭,大多数都是成年人,虽然还没发生什么但气氛已经剑拔弩张,中间的两个人似乎在争吵,而围在旁边的人都在窃窃私语。 “我们应该杀了他!”说话的这个男人身高肯定在6英尺以上,身材健壮,金色头发剪得极短,露出一张让人极为信服的硬朗的脸。 “他是我们在场各位获救的希望,如果杀了他,最多只能活一百个人,但如果他活着,三千个人都可以保全。”与他对峙的男人棕色短发,长相普通身材瘦小,唯一令人侧目的是他的衣着打扮,那人居然把商场买的熊玩偶睡衣穿在了身上。 “但你别忘了,广播里说Batman也可以参与游戏。他们两个,哈,那个Joker天天在电视里向Batman表白,简直比情侣还腻乎。说不定他们两个就是一伙的。”金发男面露讥讽。 睡衣男似乎被这清奇的逻辑震撼到了,整整五秒钟之后才开的口。 “我真要怀疑您长脑子了没有,一个罪犯对一个义警的挑衅都要当真,是不是那些政治家的竞选演讲你也全都信?推销员上门你就差把人家的内裤也买下来?” 人群发出了一阵笑声,但金发男仿佛没听到,他只是用适当的音量把自己的话说的很清晰。 “你们都觉得这很可笑是不是,但我告诉你们这不是不可能,而且可能性非常大。” “我曾经是一名公职人员,看过太多的官『敏』商『感』勾结,兵匪一窝。罪犯贿赂警察,警察包庇罪犯,很多良好市民死得不明不白,而那群混蛋永远钱包满满。你们以为这世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你们多大了?断奶了吗?”金发男讥笑着环视周围人变得僵硬的脸。 “尤其是你,穿着熊崽子衣服的小软蛋。” 睡衣男不发一语,只是眉头紧皱。 “Batman是你们的英雄?你们想想哥谭没有Batman之前我们他妈的城市里有Joker吗?我们他妈的能困在这里玩这狗屁游戏?” “没有坏人,就没有好人。没有罪犯,就没有英雄。”金发男耸耸肩“英雄?我才不信。” “我没想让任何人相信。”低沉磁性的声音在人们身后响起。 人们转头,他们讨论的对象,一身黑衣的蝙蝠就站在那里。 他一步一步坚定的向前迈去,披风随着他的动作飘荡,人群不由得纷纷后退,将前路让出,他走到金发男和睡衣男的中间,然后停下。 “我不是一个追求他人信仰的神,我只是一个从暗处走出的黑影,一个追求正义的攀登者。我用自己的方式和力量在我认为是对的路上行走,任何人都不能动摇我的信念。” “我知道这很难,也不会有多少人理解。但即使你们当中没有一个人相信我,我也会救你们。” “因为我是Batman。” ※※※※※※※※※※※※※※※※※※ 最近看到一句话:别去劝说那些前路一片黑暗却仍然执着前进的人,你真以为他们是瞎子吗? 觉得特别适合老爷,出自三天两觉的《贩罪》。 话说三天两觉也是个Joker的迷弟,他写的《惊悚乐园》主角封不觉原型就是Joker,喜欢上Joker再回去看,神TM带感啊,可以当个同人看了。 所以Joker相关视频里那么多刷封不觉的(눈‸눈),啧。
2017-08-24

『蝠丑』纪念品 01

两人都是telltalegame公司系列游戏(就是做《蝙蝠侠:内敌》的那个)的外观,苦大仇深Wayne少爷和滴溜溜大眼贼Joker。游戏里两人关系保留:Joker和Bruce在阿卡姆认识,两人有合作,但Joker不知道Bruce是Batman。 1. 极高的犯罪率让这个城市时刻处于紧绷状态,不幸的是这座城市的经济也同样发达。生命的威胁和工作上的压榨使低收入水平的人民陷入各种意义上的水深火热。 于是这些在生活里渐渐迷失自己的穷光蛋们白天工作晚上酗酒,积极向上对于没有出路的他们是一种折磨,周末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意义。 但是对于经济情况稍微好一些的人来说,周末是美好的放松时间。他们也喝酒,不过会选择正规一些的酒吧,找个餐馆家庭聚会,呼朋引伴开个party。 或者冒着冬日凛冽的风去开着空调的商场里买买东西看看电影。明亮的灯光,舒适的温度,琳琅的商品,还有试衣间欺骗你的镜子,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愉悦。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将给这片安逸美好按下暂停键。 商场扬声器里的音乐停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男人略带兴奋的声音。 “各位好好好好好好~现在是晚上九点整,你们开心吗?” 什么情况?特别活动吗?大多数人心里这样想。 “我现在很开心,非常非常非常开心!所以我有几个小礼物要送给你们,让我们一起倒数——五,四”Joker在广播后露出了一个谁也看不到的微笑“三,二,一!” 伴随着倒计时的结束,商场大厅上高挂的吊灯轰的一声被炸成碎片四处飞溅,同时散落的还有之前被绑在吊灯上现在正在燃烧着的鬼牌,烟雾警报器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响起。 这脱离现实的景象吓坏了不少人,商场里的人们开始尖叫着逃窜,他们往楼下跑去,但很快有人发现,门被牢牢的锁住了,窗户也是。 他们根本逃不出去。 “嘿!等一下,先别叫唤,好吧你们已经这么做了,但我得说你们叫早了,礼物还没送完呢。” 话音刚落,商场摆放的一人高周年庆猫咪也被炸的四分五裂,由于那些倒霉的猫咪们位于各层扶梯口,这让整栋楼的扶梯们彻底瘫痪,黑烟混着尘土沿着回型栏杆四散。 人群再一次受到惊吓,但这回他们也不知道往哪跑,于是便聚在一起,仿佛人多的地方就没有危险。只留下被刚才的爆炸波及的人瘫在地上,没有在人群汇成的圆圈里。 没等人们第二次尖叫聚集起来,他们头顶上的电灯开始一个一个暗下来,但这场恐怖事件的主使并不想让这里变得完全黑暗,电灯们只灭了一半。 “那些猫,总是不停的喵喵叫着,真的很讨厌。”Joker叹气,似乎在说猫又似乎在指人,他接着又打了个响指。 那些电梯们也发出巨大的声响和火光,英勇就义。 “接下来还有……” 还有?!人们惊恐着环视周围疑似藏有炸弹的物体,努力将自己挪动到空地上,祈祷着下一次的爆炸不要发生在自己身边。 “BOOM!”广播那边的Joker超大音量的发出这个拟声词,丝毫不顾及吓坏了的可怜鬼们,他们中有的人已经哭出了声。 “不不不,我只是个玩笑。”他哈哈哈哈哈哈的笑了出来“但是……” Joker像个恶魔那样将人们的心脏握紧又放下,然后再握紧。 “我已经把我的礼物送出去了,现在轮到你们了。但是放心吧,我很容易满足的。” “我希望三个小时后,这里活着的人不超过现在的五分之一,否则的话我只能引爆这里所有的炸弹。但你们得争取别让我那么做,那样的话你们都会死的。”他说得可怜兮兮,仿佛自己的命在别人手上而不是正好相反。 “小绵羊们帮帮忙,这儿可是哥谭,你们当中肯定有人带着枪,来吧,照着旁边人的脑袋来一发,很快就会结束的。” “让我们回到最初,你知道的,游戏开始啦。” 无尽的广播终于结束了,但似乎也并不是一件好事。人群的寂静无声让绝望和疯狂在这栋建筑里蔓延。 聚集在中庭,走廊和店铺里的人都一动不动,他们刚刚从死亡线里爬了下来,腿还哆嗦着,面如死灰,安静的寻找着刚才丢失的自我。 那电影院里的人呢?观看着的电影突然黑屏,现实却比电影更扣人心弦,黑暗中Joker的声音让他们内心狂跳不止,恐慌中几乎要怀疑这是个恶作剧了,没人敢决定自己到底是应该出去还是留在这里。 稍微聪明一点的人已经反应过来,他们去超市生活区拿刀具,去捡地上散落的消防斧,在争夺这些的过程中已经有人受了伤,看到了血的人们更加恐慌疯狂,他们害怕一旦别人拿到了武器没有自卫能力的自己就会倒在地上。 那些自知抢不到武器的人开始找各种能裹在身上的东西。一个五十多岁的肥胖男性甚至找了个铁桶套在头上,那模样可真令人发笑,可现在人人自危,除了Joker没人笑得出来。 眼下最团结有爱的就是那些带着小孩儿的父母了,母亲紧紧地抱着孩子,父亲掩着母亲和孩子,一家人面色惊恐地去找个什么掩蔽的地方躲藏。 另一群人,跟那些想着只想着自卫的人不同,迷茫且紧张,就像Joker说的,在这场闹剧中,他们有着最明显的优势:他们有枪。那种黑暗的东西沿着血液潜滋暗长,只有疯子才会想到的东西快速进入脑袋——我应该找个人多的地方放上几枪吗? 这时位于商场某处的Joker裂开嘴无声地笑了起来,他熟练的将蝙蝠镖在手里旋转。 爱虽给你加冠,他也要将你钉在十字架上。[1] 要知道过度温存的痛苦。 让你对爱的了解毁伤了你自己,而且甘愿地喜乐地流血。 Batman,这个黑暗骑士用强大的自制力给心中猛兽带上镣铐,成为了哥谭罪犯的光明深渊,游走在法律之外的正义使者。 Joker在阿卡姆的电视机里看到Batman的第一眼,就发现了那个男人身体里的某个部分跟他一样疯。 他们是同源,他们互为半身,他们两个的名字天生就该列到一起。 Joker轻快地在原地转起了圈。 我亲爱的,亲爱的Batsy,你什么时候来啊。 [1]出自纪伯伦《我的心只悲伤七次》 ※※※※※※※※※※※※※※※※※※※※※ 我本来想给这章起名为《犯/罪王子只身犯险勇入商业圈原来是因为他!速看!秒删!》 但写着写着觉得这章应该叫《哥谭市民:给我一个不离开这里的理由!》 关于商场Joker有话要说。 Joker(受伤了蔫蔫地躺在长条沙发上念念叨叨):其实我一开始是打算找个人最多的商场的,人多好玩啊~但谁想到人最多的商场是Wayne集团名下的,所以我就只好换了个地方。这是当然的!我跟Bruce可是好朋友!Bruce你感动吗?(眨巴着大眼睛) Bruce心说我可去你妈的吧,给我惹了这么大篓子好意思问我感不感动!(手里拿着纱布剪刀和药箱):感动感动感动,你转个身我给你换药。 Joker(转身):哦,好嗷嗷嗷嗷,Bruce你轻点劲怎么那么大!
2017-08-20

『蝠丑』纪念品 序

两人都是telltalegame公司系列游戏(就是做《蝙蝠侠:内敌》的那个)的外观,苦大仇深Wayne少爷和滴溜溜大眼贼Joker。游戏里两人关系保留:Joker和Bruce在阿卡姆认识,两人有合作,但Joker不知道Bruce是Batman。肯定有漫画相关。可能会有阿卡姆系列游戏的情节提及。 序 Joker有大概四整套各种时期的蝙蝠镖,最初蝙蝠装备还没那么完善时期作为主要武器的蝙蝠镖尤其多,多到他能把那些一模一样的金属片编号凑出一副扑克牌玩。 他最喜欢被标记为鬼牌的那只,有种讽刺的和谐感,在想事情的时候他常拿在手里,让它在灵巧纤长的手指里跳上一段危险的舞蹈。 其实一开始他并没有想收集它们,他只是回到自己的住所,将这些锋利的小玩意从自己的后背,胳膊,大腿或者其他部位拔下来,随意地扔到角落里,然后更加随意地给自己上药。 等到他注意到他卧室的角落已经堆起了一座小山时,那已经是几个月之后的事了。 他只好把它们丢到柜子里,但后来跟蝙蝠相关的东西越来越多,可怜的柜子满满当当不堪重负,他甚至为此搬到了一个大房子里……然后他的收集变得更加广泛了起来。 武器,报纸,杂志,录像,信件,甚至还有一张完整的披风(他对这黑漆漆滑溜溜的玩意十分好奇,曾经让某个他想对付的黑帮头子披上它从三十几层的高楼上跳下去,结果他惊奇的看到对方只摔折了一条腿。) 他觉得好笑——看看他的房子,这里离蝙蝠洞只差一个蝙蝠侠。 而那个紧身服大块头是他唯一不可能得到的东西。 Joker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滚一圈,只把暗绿的发尾留在外面,故作悲伤地唱:Was für ein grausames Leben![1]多么残酷的生活!Was für eine seltsame Welt!何等怪异的世道! 然后又乐不可支地笑出声,投入到下一次具有创作性的犯罪策划中,争取给他亲爱的Batsy留下难以磨灭的痛苦记忆。 一个好女孩儿的爱恋之旅总是那么艰难又充满挑战,而他总是迫不及待踏上这段旅程。 [1]出自德语音乐剧《Mozart!》
2017-08-20

【相声伟】说书唱戏劝人方

洗点,将张伟的唱歌技能点与相声技能点互换。就是瞎胡闹,不用特别认真。 一.张伟 九岁: 二柱爸爸领着张伟上人家里,礼数周全,一个头磕在地上。 “师父好。” 十四岁: “您这什么时候收的孩子?” “嗨,四五年前的事儿。” “真是块好苗子啊。” “哪的事儿,过两天开箱,我打算让这孩子开场,你可一定要捧场啊。” “一定一定。” 十九岁: “能让自己快乐的事儿一定要赋予深刻的意义,自己喜欢一个人就要给他找一万个理由说他高端来显示自己的品味,这不没事儿找事儿吗?您这折腾来折腾去的,能开心吗? 我特别希望别人来听我相声是因为我的相声好玩,能给他带来快乐。他要想着我是来支持传统文化的,然后往那一呆拧着脸让自己乐,还觉得自己特优越,那您干脆就别来了。要观众都是这样人的话相声活不长远。” “我跟师父挺好的啊,就是不在一块儿演出了,前两天端午我还带回去看他来着,身体是那么的硬朗,骂我是那么洪亮,没有没有,我开玩笑。” 二十六岁: “嚯!台下这么多观众呐。哎,楼上的观众你们好吗?天花板上买挂票的站起来让我看看,别激动别激动,掉下来我赔不起。” “啊?财产纠纷?你说我们几个有情感纠纷都比这靠谱,我们的钱都是均摊的。就是他们几个都各自有各自的追求。不过也确实你看干这行的除了我们和那谁有几个赚得着钱的,而且这钱也不是纯靠相声挣来的。” “所以说我们起的这个名字就不对,说相声的哪有叫花儿的,这不迟早是要谢的吗。” 三十三岁: “其实我命特别好,你看前几年我都那样了,但是后来也上了春晚。然后现在又起来了。” “什么?哦,颜值。我也不知道。我也一直没觉得自己有多好看,可能是她们都比较爱护小动物喜欢鹦鹉什么的,然后一看见我染的这个头发就比较稀奇,就觉得哇,这是什么东西?没有,但我这头发还是很特殊哒。” “骂我的人不是一直都有吗?他们那些人老觉得我跟这个有矛盾跟那个有矛盾,还不按照传统来就会穷折腾,还说结巴,嗯,结巴倒是真的。但其他的就是瞎说了,他们不懂,解释了还不愿意听,就这样吧。” “时隔多年我还能站这儿给大家讲相声,这唯有四个字可以形容,就是“苍天有眼”对不对!” 二.徒弟 问题:有一个不省心的上司是什么体验? 回答者:小来劲 没有上司只有师父(눈‸눈) 对,就是你们都知道的那个国家一级平地摔运动员非著名相声演员著名歌唱家大张伟。 前两天不好好跟社里叨叨又去录音棚了,跨界跨到西伯利亚还让我帮忙打广告。 本来这次是不想惯他毛病的,威逼利诱都不好使。可这丫一点大人样没有开始磨人了,卧槽谁往他包里放假绿茶了?假奶也不能搁! 师父最新单曲《逛吃逛吃》建议大家品品这歌词,仔细品品。 评论区: 海底两万光年:小来劲的已知作用:助理保姆保镖厨师伴舞管道工群众演员化妆师广告牌会计文案公司副总裁。您看还落了什么? 小来劲回复海底两万光年:幼儿园老师。 海拔五千米以上:来劲老师您好好答题成吗?这根本就是来给大老师打广告的吧! 三.交友圈 贾玲,白凯南,王自健,郭德纲,郭麒麟。 咦?好像没有任何区别呢? 四.路人粉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 “大家好,我是相声演员大张伟。” 戴着耳机的女孩儿掰开了一次性筷子,开始吃一份已经不是特别热的外卖。 听了一会儿耳机里的盗版小音频,她那完全没有必要莫名其妙的愁苦情绪终于得以疏解,几乎要纠在一起打架的眉毛也拉开了距离,产生了美。 半年了,她天天晚上靠着这人的相声让生年不满百的自己逐渐变得没有那么常怀千岁忧。 嗯……这不假期快到了吗。 她把饭盒扔进垃圾箱。 我应该去趟北京?补补欠的票钱? 五.个人风格 女孩儿到底还是去了北京。 嚯!门口这黄黄的画得是什么?哦,辛普森。……嗯?这灯还会变色?还好里面很正常,只不过这果盘里糖太多了吧。 他的长袍居然是粉红色的!还带着黄色的围巾!背面还写着祖传老中医!还好只是穿着玩玩,不到三分钟就脱了。 来劲老师看上去比我还生无可恋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大老师有毒哈哈哈哈哈哈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哈哈 六.大蜜 那个送花上去的妹子也太好看了,哇塞太好看了。 举对联的那个也好看。 抱孩子上去的那个更……嗯?哦,孩子是假的,吓我一跳。 可bra是真的…… 这夜场是播不了了。 救命哈哈哈哈哈哈为什么一言不合还玩假人挑战。 就唱了一分半的歌你们干嘛连豹纹荧光棒都准备好了?哪掏出来的? 大张伟:“我这些大蜜朋友啊,随便挑上来一个就能给我捧哏。” 小来劲:“喵喵喵?”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017-01-17
©  | Powered by LOFTER